375_60全网01 375_60全站top广告招商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各地传真 » 正文

又一个东方园林?博天环境资金链告急拖欠工资却搬进高档写字楼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10-12  来源:华夏时报  作者:贾谨嫣 陈锋  浏览次数:91
核心提示:图为新旧办公地点对比。贾谨嫣摄影  仅用时两年,股价从53.64元/股跌至11.48元/股,博天环境(603603.SH)似乎急需一丝安定。2
           

图为新旧办公地点对比。贾谨嫣摄影

  仅用时两年,股价从53.64元/股跌至11.48元/股,博天环境(603603.SH)似乎急需一丝安定。2019年9月底,博天环境将办公地点搬至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。

  位于安定门外的新办公地址高端大气,安保森严,博天环境租用了中粮置地广场高塔区三个楼层,面积约为6000平米。按照18.2元/平米每天的物业正价计算,年租金将近4000万元。

  乔迁之喜并未持续太久,搬进新家后似乎也未得太多安定。10月8日,博天环境发布公告称,公司收到信用评级机构新世纪评级发来的公告,新世纪评级将博天环境AA-级主体信用等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。

  又一个“东方园林”来了?实地探访博天环境:资金链告急拖欠工资却搬进高档写字楼

  欠薪却搬进豪宅

  安定门为出兵征战得胜而归收兵之门。此刻,急需纾困的博天环境将新址定在这里。

  10月10日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实地探访博天环境注册地——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的首钢综合楼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博天环境在这里租用了逾十年,面积约为4000平米,目前租金正价为9元/平米每天(含物业费每天1元/平米)。

  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了解到,除仅存的一个业务部门仍在此办公外,9月底前,博天环境已陆续搬离。

  随后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来到安定门的中粮置地广场,这里是博天环境的新址。随处可见的黑色西服安保人员,身着职业套裙的前台,一人一卡式的门禁系统,低、中、高塔区的私密性……与高端一流的办公环境相吻合的,是每天18.2元/平米(含物业费每天1.2元/平米)的租金。

  博天环境将新址选于此,或许正是看中了它超一流现代化的办公环境。

  记者了解到,博天环境和物业签约7年,租赁面积约为6000平米。记者以租客身份向物业询问价格,按照物业给出的18.2元/平米每天的正价计算,博天环境年租金接近4000万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该价格是原办公地址正价租金的3倍。

  博天环境上一次备受市场关注,还是因为欠薪。根据媒体报道,博天环境自去年开始出现报销延迟、补贴延迟等情况,今年出现欠薪的情况。

  记者就此事进行追踪。多位公司员工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证实,仅上月工资为按时发放,且部分部门为自筹资金方式发放月薪。记者对其余应付薪酬是否已发放情况进行追问时,相关员工讳莫如深,表示不便回应。

  搬进“豪宅”和拖欠员工工资,形成了强烈反差。择选新址的原因是什么?租金折扣为多少?性价比是否高于原办公地址?补发薪酬情况如何?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就此事采访博天环境证券部工作人员,工作人员对此皆未具体回应。

  有意思的是,面对着从4000平米扩至6000平米的办公空间,博天环境员工人数却呈下滑态势。

  博天环境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,公司截至6月底的员工总人数为1889人,而2018年上半年员工总数为2238人,2018年年底 2149人。

  这意味着,过去一年的时间,博天环境员工缩减349人,是2018年上半年人数的16%。

  资产流动性持续紧张

  距离博天环境的高光时刻已过去两年。2017年3月,博天环境A股上市,5月股价达到53.64元/股,总市值224.2亿元。

  又一个“东方园林”来了?实地探访博天环境:资金链告急拖欠工资却搬进高档写字楼

  两年后,博天环境被列入负面观察名单,新世纪评级将博天环境列入负面观察主要基于,公司存在实际控制人所质押股权比例高、2019年上半年业绩下滑、流动性持续紧张等情况。令人担忧的是,这家公司是又一个“东方园林”吗?

  新世纪评级认为,近年来博天环境债务规模快速增长,资产负债率维持高位。

  数据显示,2019年6月末,博天环境流动资产为46.03亿元,流动负债67.36亿元,流动比率68.34%,速动比率51.9%,货币资金10.96亿元(其中受限资金2.2亿元),短期刚性债务27.19亿元,资产流动性紧张。

  博天环境2019年上半年财报显示,新中标合同额24.64亿元,比去年同期下降69.19%;实现营业收入14.89亿元,同比下滑8.73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44.98万元,同比下滑46.7%。此外,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依然处于流出状态,流量净额为-4744.53万元。

  博天环境对此解释称,变化主要系公司受上半年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和发展战略调整,2018年四季度至2019年上半年PPP项目投资放缓,PPP类项目新签合同额大幅下降,造成公司新中标合同额及营业收入同比下降。

  一位长期关注博天环境的投资者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虽然现金流净额仍然为负,但已经有所改善,较去年同比增加72.51%,主要是因为2019年上半年博天环境收到较大金额的项目保证金以及财政补助所致。

  事实上,博天环境上市两年多的时间里,业绩表现并不出色。2018年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开始下滑。

  2019年上半年,博天环境营业收入、净利润均在下滑。公司表示2018年第四季度至2019年上半年,公司业务缩紧,放缓PPP类项目投资,暂缓投资河道流域类项目,谨慎投资村镇综合治理类项目。

 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,2018年末,博天环境因身陷大股东、实际控制人股权质押困境,而得到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联合江苏银行发放的一亿元救助贷款,股价大涨后,博天环境随即发布公告称,第二、三、四大股东拟清仓式减持公司股份,估值约20亿元。

  该减持计划引发舆论,在多方询问下,上述三家股东未在计划的减持区间内进行减持。

  除此之外,股权质押风险亦围绕着博天环境。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6月末,实控人赵笠钧合计控制博天环境股份约1.65亿股,占博天环境总股本的41.14%。需要注意的是,其中累计有1.64亿股被质押,质押比例达98.99%。

  “构建天人合一的美好环境”,是博天环境印在每位员工名片上的口号。要达到这种境界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短期内,公司的营收环境如何提升,也是个不易之题。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